皇甫江武
皇甫江武
  皇甫江武 26歲 陝西渭南市白水縣人

  武漢市消防支隊洪山大隊徐東路中隊合同制消防員

  【對話動機】
  近日,幾張皇甫江武懷抱起火煤氣罐衝出火場的照片,被傳到網上引起關註,很多人稱贊他的勇敢,為其取名“抱火哥”。前日,皇甫江武向新京報記者講述照片中的搶險過程和照片背後的故事。作為一名合同制消防員,原本打算合同到期換工作的他,最終決定留下來,繼續“火里來火里去”的生活。
  出名

  網友的關註讓我有動力
  新京報:什麼時候知道照片被傳到網上的?
  皇甫江武:那次出完火警沒兩天,戰友就把我的照片傳到網上了,後來支隊下通知要求把照片撤下來,不能把穿戰鬥服的照片發在網上。本來沒啥事了,前兩天記者來採訪,我才知道當初抱罐子(煤氣罐)的照片被人存下了。
  新京報:網友們都叫你“抱火哥”,你怎麼看待這個稱呼?
  皇甫江武:這稱呼聽起來很親切,我知道網友都在稱贊這個行為。但我怕家裡父母知道擔心我,上了新聞後他們都知道了。
  新京報:你的父母親友怎麼看待你這照片里的舉動?
  皇甫江武:父母開始心裡挺擔心的,但嘴上不說,我爸在網上看見我抱煤氣罐的照片後,一晚上沒睡著覺,現在好點了,電話里就是鼓勵我好好乾。
  新京報:你覺得自己出名了嗎?
  皇甫江武:我沒覺得自己有多出名,在火場里搶險不就是消防員的工作嗎?我覺得可能是很多人還不瞭解這個職業,但他們的關註會讓我很有動力。
  新京報:這件事情發生後,你的生活發生了什麼變化嗎?
  皇甫江武:沒什麼變化。就是有很多記者來找我,17日從上午9點開始到下午,一直有記者採訪,覺得生活的內容完全變了。我不會說啥,挺不適應的。
  事發

  抱罐時戰友在身後保護
  新京報:距離火災發生已經三個多月了,還記得當時的情況嗎?
  皇甫江武:1月3日那天好像是周五,我們都在車庫整理裝備,隊里接到指揮中心通知,說鐵機路一家餐館起火,電話里要求“全員出動”,這意味著可能有人員被困,我們隊24個人,坐6輛車就去現場了。
  新京報:趕到現場後是什麼情況?
  皇甫江武:起火的餐館是家茶餐廳,二樓是個網吧。我們在餐廳廚房看見8個煤氣罐,其中6個正往外噴火,我們關了三個閥門,但另外三個的閥門被燒壞了,關不上,我們澆滅了其中2個,剩下的那個當時就沒澆滅。
  新京報:決定抱起煤氣罐的一刻猶豫過嗎?
  皇甫江武:當時哪想過那麼多啊?周圍很多人,不抱出去有危險咋辦,你就是乾這個的。抱起來就是覺得有點沉,有30斤吧,並且不光我抱了,我們班長和幾個戰友把那七個罐子都抱出去了,只是我那個有火苗,還被別人拍下來了。我把罐子抱出去後,戰友衝上來用濕抹布把火蓋滅了。
  新京報:現在想想當時的舉動,會後怕嗎?
  皇甫江武:抱完之後有點後怕了,覺得當時自己咋那麼英勇,這要是炸了,我就“光榮”了。但我知道戰友肯定會保護我,他們一直跟在後面往我衣服上澆水,怕時間一長衣服被燒著,不過照片沒拍下來。
  排險

  第一次抱噴火的煤氣罐
  新京報:類似的火災現場,你經歷多少次了?
  皇甫江武:那可多了,數不清了。這種現場只是很普通的火災現場,談不上多大,但也不算小。
  新京報:以前在搶險現場有過類似的處置方式嗎?
  皇甫江武:以前也抱過,不過抱噴火的煤氣罐是第一次。那次是一個男的要自殺,把煤氣罐閥門打開了,後來班長帶我們衝進屋子,煤氣味特別濃,有一點明火就可能炸掉,我們捂著鼻子把閥門關上後,把罐子抱出來了。
  新京報:除了這種方法,還有什麼手段能排除這種險情?
  皇甫江武:平時訓練對於這種情況,一般都是搬,如果沒噴火沒漏氣,就簡單一些,如果又噴火又漏氣,就得冷卻後用濕抹布蓋滅,再搬到安全的地方。
  新京報:但這種做法,會不會太危險,或者衝動了一些?
  皇甫江武:這是沒有辦法的辦法,但也是最正確的,你要是不往外搬,在那麼小的空間,混合氣體很容易就能達到爆炸的濃度下限,那樣對樓上的網吧和我們自己更危險,搬到室外去反倒相對安全了。
  職業

  當“臨時工”沒覺不平衡
  新京報:消防員總是要與各種險情打交道,當初為什麼選擇這個職業?
  皇甫江武:之前我在鐵路上做臨時工,後來不幹了。我表弟是消防員,他當時知道這邊招聘,就和我家裡說了,家裡就說你去部隊鍛煉鍛煉吧。
  新京報:聽說你在消防隊是合同制,這和現役制的消防員有什麼區別?
  皇甫江武:就是沒有那些政治待遇,不屬於部隊編製,所以就沒有立功獎勵,不能提乾,也不能升職,不過待遇上要比現役制的高一些,我們隊里超過一半都是合同制。來之前我還以為不用像現役隊員一樣訓練,但訓練都一樣,因為你得進火場。
  新京報:沒有那些政治待遇,但工作風險一樣,你會覺得不平衡嗎?
  皇甫江武:覺得不平衡或不適應的人都走了。當初和我一起來中隊的人,好幾個看上去都像富家子弟、少爺,覺得這工作累、枯燥,走了好幾個。雖然現在的身份就像個臨時工,但沒覺得有什麼不平衡。
  新京報:臨時工?你知道現在這是個挺熱的詞嗎?
  皇甫江武:臨時工怎麼了,我事實上就是臨時工,但沒覺得臨時工就應該和正式隊員有什麼區別,都得進火場滅火,在責任和義務上都一樣。
  新京報:考慮過從合同制轉為武警編製嗎?
  皇甫江武:這個我沒考慮過,好像轉不了吧,現在也沒有這方面的政策,有嗎?
  新京報:你怎麼評價消防隊員這個職業?
  皇甫江武:這個職業不確定的危險太多。每次去火場都不一樣,訓練時你會對危險有把握,但真到了現場就不是那回事了,很多危險是你想不到的。
  選擇

  “抱火哥”是留下的轉折點
  新京報:還記得你第一次出火警時的場景嗎?
  皇甫江武:挺難忘的。那場火挺大的。那會雖然剛培訓完,但什麼都不懂,到了火場只能守在後面給前面的車供水,當時看著其他戰友都往前沖,就我守在最後面,感覺自己沒起到什麼作用。
  新京報:做消防員對你來說意味著什麼?
  皇甫江武:(想了很久)不知道該怎麼說,就覺得做消防員挺受尊敬的,比以前做的事有意義,身體練得要比以前好。
  新京報:那作為消防員,你有什麼優勢和弱勢?
  皇甫江武:聽話吧(笑)。不管是不是我的任務都儘量做好,在隊里服從命令很重要,我覺得自己這點做得還不錯。我的弱勢太明顯了,沒事的時候就亂想,要是沒有那麼多訓練多好,就不用總拖後腿了,跑步被別人落兩三圈那種滋味太難受了。
  新京報:你的合同今年就到期了,有什麼打算嗎?
  皇甫江武:我之前考慮過,合同到期了換個工作,但現在工作太不好找,很多工作都不穩定,所以這兩天和隊里談,決定續簽合同了。
  新京報:之前考慮換工作,現在決定留下來,是和你成了“抱火哥”有一定關係嗎?
  皇甫江武:大家對我的鼓勵是個轉折點,讓我更深地體會到消防員的價值所在,我得在隊里好好乾,對得起社會的關註。
  □新京報記者 賈鵬 湖北武漢 報道
(原標題:留在消防隊 不負“抱火哥”之名)
(編輯:SN091)
創作者介紹

新電視

sv68svqso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