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羊城晚報記者 褚韻 唐珩通訊員 從公宣 張綺雯 直淑 陳立雄
  一對不是親人卻勝似親人的姐弟,闊別二十年後終於重逢。6月底,憑藉一封求助信上有限的線索,幾經周折,廣州從化警方幫助定居香港的陳女士找回失散多年的“弟弟”胡先生,兩人重逢激動不已。
  “弟弟”想“姐姐”就翻老照片
  “就是這張照片,我有一張,姐姐有一張,上面是姐姐和我們一家四口的合影。拍完這張合影沒多久,姐姐嫁去香港。”在廣州市白雲區江高鎮神山羅溪村的家中,胡金賢向記者講述了他與“姐姐”陳蓮慈(原名陳小玲)一家的情緣。
  上世紀70年代,胡金賢作為“廣州市郊區石龍公社塘邊大隊”的優秀青年,被選派到“廣州金具七廠”參加技術學習,陳小玲的母親李美娟成了他的師傅。“她聽說我父母早逝,非常照顧我,經常帶我回家吃飯。”胡金賢說,近一年培訓期滿,他和陳小玲一家建立了深厚的感情,李美娟主動提出要認他做乾兒子。
  後來,胡金賢在農村老家結婚生子,經濟壓力頗大,兩個兒子的衣物全部由月工資僅47元的陳小玲“包辦”。那張合影拍完沒多久,陳小玲嫁給一個番禺商人,決定去香港發展。她到香港不到半年,父母先後因病去世,之前胡金賢一直照顧二老。“乾媽走前的最後一句話,是要我們兩姐弟彼此照應、彼此依靠。”說到這裡,胡金賢有些激動。
  隨後20多年,陳小玲卻音訊全無。“她去香港的時候,通訊還很不發達,她那邊的地址我也不知道。每次想念她的時候,我只能翻一翻老照片,告訴自己,我們總有機會見面的。”
  胡金賢說,兩個兒子至今仍對“姑姑”印象深刻。今年春節,小兒子回家探親時翻出了那張合影。“他說要拿照片去翻拍放大,放到新家的床頭。其實,家裡已經很長時間沒有提起這件事了。”
  “姐姐”找“弟弟”寄來求助信
  6月11日,距離羅溪村70公里的從化公安局收到一封寫著“廣東省從化縣派出所負責同志收”的信件,香港70多歲的陳女士希望幫她尋找失散多年的“弟弟”,信中稱要尋找的人叫“胡甘賢”,提供了一張拍於30年前的合影相片,再沒有更詳細的資料。
  從化公安局人口管理大隊為陳女士成立了尋親工作小組。經過公安網絡信息平臺搜索。從化並沒有名叫“胡甘賢”的男子。陳女士所稱的“神山”是不是從化的“神崗”?翻閱了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舊戶籍檔案資料,還是沒有獲得任何線索。
  不氣餒的尋親小組決定擴大搜索範圍,“在粵語里,‘甘’與‘金’同音,會不會是‘胡金賢’?地址會不會有誤?”民警們以“胡jin賢”再進行搜索,並將搜索範圍擴大到全廣州,查找到廣州市白雲區羅溪村的胡金賢。羅溪村以前屬於神山鎮,後來合併到江高鎮。最後,從化警方通過轄區派出所與胡金賢進行確認,證實他就是陳女士要找的“弟弟”。
  “姐弟”喜重逢錦旗謝公安
  “姐姐身體挺好,就是耳朵有點背,有糖尿病。”回想起不久前兩人重逢的一幕,胡金賢說就像“上一秒發生的事情一樣”,“她流著眼淚說,上一次見我,我還是個帥氣的小伙子”。
  陳女士為何會把胡金賢家白雲區的地址錯記成從化?據兩姐弟分析,很可能是因為當年他們曾幾次到從化游玩。“她走的時候,我這邊還叫‘廣州市郊區石龍公社’。幾年後她寫信給我,那個地址早就不存在了,信都被退了回去。”
  隨著年紀老邁,陳女士對“弟弟”的思念越發急切,她嘗試寫信向從化公安局求助,“姐弟”重逢的心愿終於達成。“姐弟”相見後,懷著激動的心情,給從化警方送上寫著“盡職盡責 服務熱情”的錦旗和感謝信。“他們真的很負責任,讓我們兩個六七十歲的老人能夠安心,我們非常感謝他們的付出。”
  褚韻、唐珩、從公宣、張綺雯、直淑、陳立雄  (原標題:香港“姐姐”尋回廣州“弟弟”)
創作者介紹

新電視

sv68svqso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